?

第161章 番外1

类别:百合GL 作者:三月春光不老 书名:大将军与娇养妻
添加书签?? 上一页?? 回书目?? 下一页?? 投票推荐?? 打开书架
????靖和三年, 大禹国运昌隆,帝后移居鸾山谷底,皇太后摄政掌权,经历了最先那场迅速被平息的动乱, 臣民捏着鼻子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安排。

狗万提现失败 ????四海九州, 天地再无星沉谷,更无苍穹山, 三年前年轻的帝王为迎皇后回宫,亲率三万大军剿灭苍穹山, 如今苍穹山寸草不生被夷为平地, 似乎也教人看到了何为帝王之怒。

????三年以来,姜槐以铁血手段促成皇女继位制度,没有人晓得她是如何做到的, 但等臣民反应过来时,此事已是板上钉钉不容置喙。

????而作为皇后, 又为身负盛名的四海棋圣, 柳云瓷更没闲着, 一心致力教学, 推行女子从政从商, 在四海之内当仁不让地掀起为时不短的凛冽风暴。

????曾有人抨击, 也曾有人为她歌功颂德, 而风暴终会停止,扛过去,便是浩荡坦途。

????帝后的所作所为, 真正教世人读懂了‘桀骜不驯’这四字。

????皇位的交托人选一度成为悬在万民心上的要事,习惯了四海升平,于是就更加舍不得这位才貌双全的女帝。

????大禹先有女帝登位,后有皇太后垂帘摄政,姜槐行事霸道,皇室子弟不安分的苗头被掐的死死地,关乎国家大事的奏折每隔三天照样从鸾山谷底传出。

????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位强势的女帝出山,中途有权贵站出来质疑天家血统不纯,拐着弯儿说如今皇室仅有的嫡长公主是孽种。

????那日,惯来喜静的女帝抱着孩子从谷中走出来,素白长裙随风飘扬,乌发及腰,身形高挑,只一个照面便惊艳了世人的眼。

????嫡公主被证明乃天家血脉当日,禹州城权贵再度被洗牌,姜槐抱着年满两岁的小公主站在高高的城楼,眸光睥睨,举手投足流露出君临天下的傲然气魄。

????“阿颂,乃朕与皇后血脉,诸位不成想竟是瞎子么?”

????女女生子的药丸被赐给新近崭露头角的女将军,女将军爱上了四景楼有名的阿幸姑娘,是禹州城有眼皆知的事。

????“若不信,大可一试。若试了仍不信……”姜槐陡然翻脸:“那朕要你们何用?!”

????雷霆之威,教人快速地学会了闭嘴。

????其实只要证明公主是女帝所生,至于怎么来的,除了对于那些常年浸淫医道的人无比重要,在意者终归是少数。

????风波过后,日复一日,皇嗣在风景秀丽的谷底慢慢长大。

????温暖如春的鸾山谷底,百花盛开,空气里满了淡雅花香。

????“殿下!慢点!慢点!”

????咎嬷嬷愁白了头,这些年胳膊腿没以往利索,自从帝后隐居至此,太后坐镇深宫拾起皇室威严,她就被打发到这地方来看顾粉嫩嫩的小皇女。

????说是打发其实不大合适,她爱极了这个三岁小儿,殿下长相随了陛下,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,教人看上一眼就打心眼喜欢,要说唯一的不好就是……太能闹了。

????自从学会了跑,恨不能飞到天上的劲。

????偏偏这性子,也只敢在她们这些老嬷嬷跟前闹。

????见了帝后,乖巧地眉眼弯弯,常哄得陛下抱着她漫山遍野地跑,引得皇后醋意渐生,频频爱怜又幽怨地和亲女儿大眼瞪小眼。

????谁也不肯退让一步。

????真真是爱极了,也有趣极了。

????望着撒腿就要上天的小殿下,咎嬷嬷抹了把额头渗出的汗,叹道:“老了啊。”

????粉雕玉琢的小孩子打小耳聪目明,听到这话巴巴跑回来,清清亮亮的眼睛瞅着咎嬷嬷,一字一句道:“不老。”

????“好,不老,不老,嬷嬷我还能再看顾殿下二十年!”咎嬷嬷被她哄得面上笑成一朵花,若非眼前这孩子金尊玉贵,她还真想捏一捏小殿下的脸蛋儿啊。

????“呐,嬷嬷肯定又想捏我脸了。”

????小阿颂坏笑着逗她:“可我只给母皇和母后捏脸,嗯……今儿个她们出门了,把我丢在家,好吧,反正她们看不见,不能给嬷嬷捏脸,却可以给嬷嬷抱抱。”

????奶声奶气的小公主迎着光张开手臂,小小的人也不知整日哪来的这么多鬼主意,咎嬷嬷年过半百的人了,愣被她说得眼里泛开泪花。

????一老一小沐浴在午后暖阳下,咎嬷嬷数不清多少次感叹道:殿下自小就是个会疼人的。

????悬在竹楼的风铃被风吹得泠泠作响,小阿颂笑着从咎嬷嬷怀里退出来,眼睛亮如星子:“她们回来了!”

????阿瓷勾着姜槐的手指,两人长发在风中交织相缠,举止说不出的亲密。

????三年时光,她的气质凝炼地越发温柔,如一块被精心打磨的美玉,清纯的少女感仍在,却多了分女儿家的知性成熟,两种不同的感觉神奇的在一人身上被融合,娇柔百媚生。

????绣着暗纹的长裙,穿出了姜槐没有的秀气。

????和这位年轻的棋圣相比,短短三年,身为女帝的姜槐气质越来越往返璞归真的方向走——让人想起少女时期的阿星。

????想起那个唇边噙着一抹邪气,又干净又撩人心弦的少年人。

????她二人站在一处,便是珠联璧合,天生一对。

????阿颂率先扑到姜槐怀里,稚嫩的嗓音含着纯粹赤诚的无辜和眷恋:“呜呜呜,母亲大人终于回来了!”

????姜槐摸了摸鼻尖,不好意思地看着身旁的发妻:“呐,是她先扑上来的,与我无关。”

????云瓷忍不住嗔她,而后目光一瞬古怪复杂起来。

????按理说,阿颂是她怀胎十月生出来的骨肉,做奶娃娃的时候还好,怎么越长大越缠着姜槐了?

????她曾怀疑姜槐背着她和小孩子有了小秘密,趁着两人在榻上意乱情迷时也问过,这才晓得自己想多了。

????血缘亲情乃天生,阿颂爱她,可阿颂……似乎更爱身边这人。

????难不成,是因她怀胎的那些日子总想着阿兄么?

????她仔仔细细盯着那惯来会装乖巧的小孩子,淡声道:“阿颂,你不小了。”

????窝在姜槐怀里的小孩子瞬间睁大了眼,不可思议道:“娘亲,你这话说得好过分哦!您是欺负小孩子嘴笨吗?”

????嘴笨……

????云瓷喉咙一梗,面带笑意,俯身便要伸手捞她:“让娘抱抱好不好?”

????“唔。”小孩子下意识看了看姜槐,姜槐温和地摸了摸她的头:“听你娘的话。”

????好嘛,母亲只会教我听娘的话。阿颂不情不愿地挪动脚步,眼巴巴瞅着面前温柔如水的娘亲:“娘亲,就只准你抱一下哦,过会我要和母亲骑大马,就不能陪您了。”

????小孩子软软的身子扑过去,云瓷又气又囧地揉乱了她的头发,太阳穴直突突:“去吧去吧。”

????末了她幽幽道:“阿颂,你是不喜欢娘吗?”

????“喜欢啊。”小孩子睁着一双清澈无辜的大眼睛:“可是娘太温柔了。”

????“所以?”

????阿颂撇撇嘴:“先不和娘说了,我要和母亲大人玩耍啦!不准打扰我们哦~”

????云瓷:“……”

????这是什么皮孩子,确定是她生出来的吗?

????“骑大马!母亲大人抱抱!今天阿颂也要做最开心的空中飞人!”

????空中飞人……

????云瓷默默捂脸,根本没眼看,心里又酸又憋屈,咬咬牙,不依不舍地看向姜槐:“知道我想说什么吗?”

????“嗯,我就和阿颂玩一会,会早点回来的。”姜槐长身玉立,俊俏明媚的小脸嘿嘿冲她笑,笑得云瓷心里直痒,扭头快步走开。

????走出几步,到底没忍住回眸望。

????那道秀美单薄的身影,承载了她整个幼年时代,云瓷睫毛微眨,倏忽笑了起来。

????这样,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。

????过往的一幕幕被勾起,云瓷愣在那,目光紧紧追随着那道背影,直到再也望不见,她收回视线,想着今晚一定要试试做桃花醋鱼。

????密林深处,梅花鹿不慌不忙卧在溪水旁,对外界一切声响仿佛早就习以为常。

????“哦哦哦!我真是太威风了!我,阿颂!以后一定要成为像母亲大人一样优秀的人!”她揽着女子白皙的脖颈,声音弱下来:“母亲,这就是我的梦想,可以吗?”

????姜槐背着她悠闲地在踏风而过,声音稳重轻柔:“当然可以。”

????回想昨夜观星看到的那些景象,姜槐笑得斯文秀雅:“阿颂以后是要做被万民称颂的大人物,梦想就在前方,无需着急,开开心心实现梦想就好。”

????“我会的!”小孩子握紧拳头:“我一定会的!”

????“阿颂。”

????“嗯?”

????小孩子软软的语调听得人如饮蜜糖,姜槐轻轻捏了捏她的小手:“阿颂的娘亲,是天底下最好的娘亲,你总缠着我,故意冷落她,这样,不好。”

????姜颂小脸一红:“可是……娘亲是母亲大人的人啊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小孩子心思单纯,而天生早慧的小孩子心里不知藏着多少弯弯绕绕:“娘亲是母亲的人,况且娘亲太温柔了,我怕。”

????姜槐背着她缓缓从半空飞落,一脚踩在落满桃花瓣的石阶,讶然道:“为何会怕?”

????“我怕我不小心揪疼娘亲的头发,怕无意将她撞倒,阿叙姐姐时常说小孩子是洪水猛兽,我就是小孩子啊,我怕把娘亲吓跑……”

????饶是姜槐聪明,也被这逻辑绕的有一瞬失语:“你怕玩起来没了章法,所以故意躲着不与你娘亲近么?”

????“是啊。母亲疼娘亲远在疼我之上,我如果吓到娘亲,就会同时失去两位亲人,所以,既然知道可能发生的事,为什么一定要凑过去呢?”

????“阿颂……”姜槐心弦微颤:“阿颂是觉得我不够疼你吗?”

????“没有啊。”小孩子亲昵地亲了亲她的脸颊:“我只想当个被你们宠爱的好孩子,不想做被人嫌弃的洪水猛兽。这样,也不可以吗?”

????“不可以。”

????姜槐将她从背上抱下来,深吸一口气,认真道:“阿颂。我想你应该要明白,我和你娘亲都愿意拿性命来爱你。你说的不错,这世上,我最爱你娘,其次才是你。”

????桃花瓣随风飘摇落在两人肩膀,姜槐俯身,爱怜地凝视她星光闪烁的眸:

????“爱人和亲人,这区别阿颂总有一天会懂。我可以为了阿颂不顾一切,但我不能没有你娘,没有她我活不下去。阿颂,我不会欺骗你,你信我说得话吗?”

????“信啊。”小孩子清脆里藏着软糯的奶气。

????姜槐轻笑:“世上若只有两人愿意为了阿颂舍生忘死,那就是我和你娘。你不愿失去我们,我们更不愿失去你。”

????“阿颂,你娘她没有那样脆弱,她名为云瓷,貌美强大,并非一碰就碎的瓷器。她爱你,我也爱你,你明白了吗?”

????良久的沉默,一大一小,两人眼睛不眨地对望,半晌,小孩子笑得天真烂漫:“母亲大人又在趁机向娘亲表白了,真是受不了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咳咳。”姜槐忍着羞意重新将她抱起来,冲她俏皮地眨眨眼:“既然是聪明孩子,那你知道怎么做了吗?”

????“哎呀,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????两人有说有笑地飞遍山谷,待归去时,天边残阳如血,顽皮的孩子满是依赖地趴在姜槐背上,累得动了动嘴唇,尾音里藏着小坏:“母亲大人再不回去,娘亲肯定又要……”

????又要什么她不清楚,但姜槐清楚。

????果不其然,只见一道残影晃过,姜槐背着孩子,人已经到了极远之外。

????小竹楼外,云瓷等在那已经有半刻钟。

????暮色昏昏,风吹动着她的衣角,美好地像是从天上落入凡尘的仙子。

????姜槐背着孩子微喘着落在她身旁:“我、我和阿颂回来了。”

????美若天仙的女子慵懒至极地轻扫了她一眼:“去净手,稍后开饭。”

????“哎。”姜槐放下玩累了的阿颂,大手牵小手一齐往洗手池走去。

????谁也不敢吱声,蹑手蹑脚地,有种惹人发笑的可爱。

????用过晚饭,阿颂偷偷扯了娘亲雪白柔软的衣角,趁着云瓷俯身的空当,啪叽一声,亲在了她的脸颊右侧。

????小孩子害羞地仰头看她:“娘亲,抱抱。”

????云瓷的心一瞬被她软化,轻轻松松地将人抱起来,雀跃地在原地绕了一圈,这才矜持优雅地抿了抿唇角,宠溺道:“你这孩子,终于想明白了?”

????“唔。”要面子的小孩子歪头看向天边亮起的星,撇撇嘴,别扭发言:“我…我也爱你们。”

????说完就跑,根本不给她家娘亲反应的时间。

????云瓷愣在那,浸在眸子的温柔,好似能滴出水来。

????竹楼栏杆处,姜槐从背后抱住她,嗓音诱人而动听:“开心了?”

????“开心了。”

????云瓷转过身来与她四目对视,春风从二人身侧拂过,她笑着抓住姜槐繁美的衣襟,红唇微张:“今晚……”

????“嗯?今晚什么?”

????那抹隐在眸底的邪气再次浮上来,姜槐靠近她,贴着她耳畔问道:“阿瓷,今晚你想做什么?”

????云瓷小脸染了不可说的红晕,羞得她下意识想逃,双腿却如何也迈不开。

????她羞恼道:“姜槐,你可真爱欺负人啊。”

????“嗯。”姜槐大大方方承认,拦腰将她抱在怀:“就欺负你了。”

????烛光摇曳,春未尽,夜未央。而她们的故事,这才刚刚开始。
添加书签?? 上一页?? 回书目?? 下一页?? 投票推荐?? 打开书架

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。
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。
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、现代言情、纯爱耽美、仙侠玄幻、科幻未来、悬疑鬼怪、游戏人生、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。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大将军与娇养妻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大将军与娇养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。